回到老家,逐渐进入冬天,奶奶正在后面的邻居家里聊闲天,看着院子里堆着刚收获的白菜和红薯,心想,冬天要来了,这些东西怎么保存呢。。。

然后我灵机一动,不如在院子里挖个简单的地窖,记得以前小时候,家里冬天都是这样保存红薯的,但是自己从来没有动手挖过。

说干就干,我左右两望,就在墙角看到一把铁锹,拿起铁锹,在院子里四处找寻挖地窖比较合适的地方。突然发现在院子的中间位置,地上的土好像很松软,像是刚刚填上的一样,我点点头,心说就这里吧,看上去很松软,挖起来应该不费力气。

果然,土越往下挖越轻松,没几下就挖出一个很深的坑,深度几乎都和铁锹一样高了,球球🐱跳进坑里调皮的蹦来蹦去,这时我心里突然很不安,为什么这块地方土那么容易挖,我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就能挖出那么深的一个坑,难道这里以前被其他人挖开又重新填上过?但是为什么要在这里挖那么深的坑然后再填上呢,莫非下面埋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。

想到这我心中突然一紧,浑身瞬间起了鸡皮疙瘩😨,就在这时,靠近我这边的坑底的土,突然开始下沉,那感觉就像是流沙在往地下流淌一般,我大叫一声不好,球球快上来。球球好像并没有听懂我的话,只顾得站在另一边没有下沉的坑底,看着下沉的那边在发呆。

大概过了十几秒的时间,坑底的土往下流淌的速度开始缓缓变慢,然后慢慢的漏出一个橘色的什么东西,随着漏出的部分越来越多,我倒吸了一口冷气,看形状,应该是橘色的布,紧紧的裹着一具尸体,包裹的方法就像是埃及的木乃伊一样,我整个人已经哆嗦成一团了,为什么在我家院子中会埋着一具尸体?太多的疑问在我心中,但是随后我赶紧定了定心神,冷静下来之后心想,万一里面裹的是其他东西呢,不能光看外形就断定里面是什么。

我慢慢拿起铁锹,缓缓走到坑边上,铁锹的长度刚好能够到下面的那个东西,看样子布包裹的不是太紧,我蹲下身来,想用铁锹把布扒开,布裹得并不是很紧,没有费多大力就把布扒开了。

啊~~~随后吓得我大叫一声😱,扔下铁锹站起身来转身就往院子外面跑,与其说是跑,不如说连跑带爬。

因为橘色的布扒开之后,映入我眼中的是一张深褐色枯瘦的脸。。。那是一具已经完全风干的尸体,没有一根头发,两排牙齿因为嘴唇的干缩完全裸露了出来,眼皮也因为干缩而裸露出干瘪的眼球,那对凹陷干瘪的眼球刚好正对着我,仿佛是在盯着我看一般,胸口的肋骨一根根清晰可见。

出院子后我直接往后面邻居家跑去找我奶奶,离邻居家还有一小段路,边跑我心里边想,难道这是某种祭祀仪式吗?为什么会有一具如此完好,同时风干程度又那么好的尸体,这绝对是人为的。我必须在太阳落山之前报警,因为我有预感,天黑之后那具干尸会来找我,我的手机落在了院子里,所以我赶紧去找我奶奶,用她的手机报警,因为这里是农村,警察来应该至少需要半个小时,现在已经是黄昏,如果我现在报警,警察应该可以在太阳落山前赶来。

心中想着这些就到了邻居家里,奶奶还在和邻居老太太坐在院子里聊天,她的手机刚好放在旁边的桌子上,我二话不说,拿起她那部老人按键手机开始解锁,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按理说,按键手机的解锁并不难,只需要先按左上角的确认键,再按下米字键就能解锁,我以前也用过她的手机,但这次无论我怎么操作,手机一直提示解锁失败请重试的字样。

我的心里开始慌了,难道是那具尸体在阻拦我?我赶紧向邻居老太太借手机,老太太说她刚买的手机,还没有办手机卡,我让她赶紧把手机拿给我,随后我把奶奶的手机后盖打开,手机卡拔了出来,拿过邻居老太太的手机,插入手机卡,开机后她的手机不需要解锁,所以我直接依次按“110”,奇怪的事情随之又发生了,我明明按的是“110”,但是手机屏幕上总是会自己随机输入其他数字,反复试了十几次,我早已急得浑身是汗,抬头后我才发现,太阳的最后一道光芒已经消失了🌘。。。。。。

最后修改:2020 年 03 月 08 日 09 : 55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投食